Archive for 2008 年 11 月

Spanking。。。更新

          人在香港,居然到今天早晨才有了写日志的心情与条件。现在很是自责与感慨。原来没有性灵的生活是如此阴暗与迷惘。
 
          不过今天既然重新开始写了,就应该写点开心的事。那就讲讲我昨夜今晨的故事吧。
 
          昨晚和到香港后的大部分夜晚一样,两点多去睡觉,结果躺在床上一夜不眠。心里想着自己怎么还没睡着,并不时看看表,算计着自己还有多少睡眠时间。有一刻,我下意识地把表拿到耳边,嘀哒、嘀哒。每秒钟都比自己原先估计的要快。原来我在时间里落后了这么久。
 
          再把表放到另一只耳边,什么也没听到。起初以为是自己不清醒,后来反复试,还是听不见。自己逐渐不安起来,甚至爬起来把空调关了(这是个在特定地点与人物环境下的长期特殊事件)。结果才慢慢听到一点声响。稍不留神就又溜走了。我想,或许是因为上下学路上音乐音量太大了。但不应该两边听出来不一样。再想才发现这是给刚做完的essay一个生动的例证–手机对身体器官的潜在危害。其实不止是耳,大脑和腮腺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继续反复听,秒针的痕迹才渐渐清晰起来。我就贪婪地听,一直听,知道确信它不再会溜走。这才体会到失去某些东西的人对那些东西的渴求是多么的简单与强烈。健全的人,珍爱自己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然后天就亮了。我的房间看不到日出,只能看到阳光穿过楼之间的缝隙打在一面面反光玻璃上。但十几个月来再一次早起已经让我感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