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9 年 06 月

自由,你在哪里

很想保持每月一篇的節奏,可是總是忘卻了與自己的約定。這沒有什么別的理由,只能算是procrastination.

想記述一些事情。上學期academic方面出了比較嚴重的問題,若不是成績是在我去香港的早晨才出來,寒假里的我估計會是另外一副模樣。接下來的第二學期就是埋頭泡館,跑步鍛煉。現在第二學期結束,成績也出來,父母說我可以安心度過暑假了。 

可平安這個東西,光靠祈求是不夠的。人有原罪,總會有不平安的時候。比如說考完試在香港的兩周,游戲玩了不少,Link給的模型卻始終沒拼完。比如說來巴黎的兩周,睡了不少懶覺,塞著耳機走了不少路,也跟著旅游團到此一游了不少景點,聊過一點天,卻仍是隱隱作痛。我的Life Planning List什么時候能下筆?Purification什么時候能有實行?有個聲音說這些東西要慎重對待,現實仍舊是Procrastination。

其實,我心里只想著一個詞,卻覺得是個會讓人覺得張狂的詞。是的,我想隨心所欲,想畫一幅畫的時候就畫一幅自己滿意的畫,想看云的時候就看云,想自由地與上帝溝通的時候就能夠溝通。心有界限,限內卻是絕對的、無限的自由。

而現實畢竟是活生生的現實。旅行時候遇到一個學建筑的,以前修的法語,再拿了個經濟方面的碩士,繼而花了5年讀建筑本科。我問為什么,她說熱愛。我說我也挺熱愛,她說她的一個朋友每天早晨看著工資單才鼓足精神去投行。 

后來我想,我總覺得對于商沒什么感覺,或許是天性,或許是暗示。不過的確是沒感覺的啊。就算暫且拿個學位外加證書作為生存的保底,Plan A又在哪里呢?港大建筑不招社會學生的。看到HKU Space,卻又不甚滿意。

我覺得學會順服不難。因為或許因為我一開始就沒叛逆過。我知道世事難料,上帝自有計劃,卻總覺得什么都不想是一種推卻責任,反至今后的虧缺。可是我相信他的計劃的美好。正如昨天傍晚為了避雨進入香街影院看到首映的奇幻Coraline,正如今天傍晚本想登凱旋門卻先走到協和廣場遇到一年一度的白色晚宴。人們沒有任何其他目的,只是為了單純地出席,自帶桌椅餐杯,在不被政府允許的情況下聚會,無論男女均素白出席,開香檳,揮手唱歌。

4周過去,巴黎只剩一周。最后的一周。然后是沉靜的上海生活。我會跟隨你的,愿你引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