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0 年 06 月

我要買一盞昏黃的檯燈

真的。我沒在開玩笑。夜晚的柔和與寧靜往往在寢室書桌頂部內嵌的一根日光燈管打開之時被徹底擊潰,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呆板的慘淡與無力。它們在無聲地譏笑。

找不到又紅又專的主題背景來表達我要努力使自己有觀點的嘗試,那就索性用和它最對立的顏色好了。因為相較於“盡力粉飾生活以便從中獲得生活勇氣“,還不如敢於承認醜惡並“努力將它轉化為美”。

 

“這些不幸的人哪!黑夜不能使他們安頓下來。他們像夜貓子一樣,把黑夜的來臨視作他們吵鬧的黎明。他們到底是些什麼人呢?”

“夜晚在他們精神上布下了黑暗,卻在我的頭腦裡放射著光明。”

“在這幾個小時內,如果說不是休息的話,我們至少可以得到安靜了。人世的喧囂終於消失了!我只是因自身而痛苦了。”

“可怖的生活!可怖的城市!……大吹大擂的行為,不尊重人性的罪過;還拒絕為一個朋友效點小勞……哎呀!這到底有完沒有?”

“幾乎所有的災難都是因為我們沒有老老實實呆在自己的屋子裡。”

“只是對於那些遊手好閒和放蕩不羈的靈魂,孤獨才是險惡的。他們在孤獨中充滿情慾和幻想。”

“既然我的靈魂這樣敏捷地旅行著,為什麼要強迫我的軀體去變換地方呢?既然一個計劃本身就包含著足夠的樂趣,何必還要去實現計劃呢?”

“不妨告訴那些世上的幸運兒,哪怕只是為了煞煞他們盲目的驕氣,要知道天底下還有比他們更大、更廣、更深的幸福。殖民地的拓荒者,人民的牧師和漫跡在世界另一端的傳教士們,也許會嚐到一些這神秘的醉美吧?”

“當他們身處用自己天賦建造的廣闊的家庭之中,有時會笑那些為他們不穩定的家財和清純的生活而抱怨的人們。”

 

一年的時間讓我從宿舍東邊轉到西邊。窗外令人渙散的一片房頂換成了一堵嚴嚴實實的豪宅屏風。88,116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