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11 年 05 月

週末之前,記錄一下這幾天的生活

23號考完大學最後一門試晚上在link房間看電影玩遊戲。最後去了gym開始恢復訓練。

第二天起來整理準備CFA下午去看航母(有幸看到了)。去跑步了,腿部肌肉萎縮很嚴重。

第三天賴床昏睡玩遊戲在自己房間看電影,晚上去給link生日拍惡搞短片(時隔十幾年在幼兒園之後再次抹了腮紅|||)。

第四天懶覺起來下午打球晚上去尖沙咀看IMAX加勒比4回來給link過生日。

今天,懶覺睡夢中被公司人事人員叫醒詢問提早開工事宜(我要暑假!),在房間看之前的加勒比,和一個朋友吃板長壽司(比元氣壽司便宜嘛……鵝肝壽司也更好吃)。晚上回來無事,整理反思:

這是神馬。沒有目的的荒廢時間,過得還不盡興。主要是不盡興。與惰性鬥爭是長久的任務。還有7天時間複習CFA。

現在有一種衝動,想衝到天上去飛,或者到高塔上蹦極跳下來。這是不是就叫城市煩燥症呢。

廣告

圓隨著生命增長變大了。周長增長了,接觸地多了。注意力也散了。

以前沒事互相串串門的博友們,也就這麼散了吧。

櫻花抄

雜記

記得在上週三生病前大學倒數第二個presentation最後的Q&A上,我回答關於為何格力電器轉嫁上升成本給合作供應商和銷售商時用的是"in biz context every player maximizes his own benefit",現在想來就是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實際應用。在實際生活中,我卻並不認同這種理論。

原因有三:
﹣這於基督教價值思想衝突,而我選擇後者;
﹣達爾文進化論本身在當今社會就是被濫用而扭曲了的,偏離了其本身的含義。
﹣進化論本身並非科學,而是一種主觀上對歷史事件的一種概括性描述。真正的科學還應當具有預測未來的能力。

(詳見 許靖華“達爾文的錯誤”,選自≪撬動地球的人們≫,廣東經濟出版社1999年版)